蝴蝶忍的屋门,悄悄开了一丝小缝,一双黑溜溜的眼睛,望着凉亭中的两人,看月光在他们脚下偏移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他和姐姐好般配啊。’这个念头甫一生起,蝴蝶忍心里好不沮丧,姐姐和他更配,在他眼里,她是个小丫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蝴蝶忍想着想着,眼中闪烁出一道泪光,反射着月华,在黑暗中闪闪发亮,香奈惠若有所觉,一眼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忍似乎是吃了一惊,连忙退出门边,小心的将门掩好,但这一幕,仍是让香奈惠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李观云奇怪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香奈惠摇了摇头,不自然道:“夜深了,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顿时愣住,下一瞬,目光灼灼,见人欲化。香奈惠面上大红,连忙挣脱了他的手,急匆匆的跑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香奈惠的背影,李观云一挠头,她的意思,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,而是正常的字面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李观云也不在意,回了屋中吞吐灵气,修为日渐增长,仍未遇见瓶颈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在屋顶纳紫气入眼,引太阳真火灼炼,期盼着假以时日,目光所及之处,万物都在真火中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复修剑术,快准二字即得,利剑之术神出鬼没,迅若惊雷,所向披靡,而狠字诀,却需另寻他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