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观云观她娇俏美丽的面容,心中一动,漫步到藤花田边,信手摘下一小串淡青色的藤花,却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    蝴蝶忍正是心里发虚,没有注意他的动作,等回过神来时,他已经摘下了青花,食指指肚上,有猩红溢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家伙,真是会给人添乱,快过来!”蝴蝶忍顿时着急了,拉着李观云在台阶上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还有些无辜,刚刚蝴蝶忍说紫色的藤花有毒,他都没有去摘紫色的,只摘了青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他面上的疑惑,蝴蝶忍恨铁不成钢:“笨蛋,青色的藤花也有毒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李观云耸耸肩,体内的炽热之力流转到指尖,然而这藤花毒不是鬼毒,炽热之力效果不太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纳闷,他原以为自己纳太阳真火入眼,已经是百毒不侵的体质,没想到居然只是针对鬼类有奇效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感觉到手臂一阵刺痛,不禁眉头轻皱,应该是毒素迅速流入身体,“现在知道厉害了,叫你莽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蝴蝶忍还瞪了他一眼,丢掉了他手上淡青色的藤花,两只小手捧住他的大手,望着食指指肚上的殷红。

        两腮微微一晕,便含住了他的食指,李观云两眼陡睁,小忍这是搞什么名堂,心中大惊,他难道被调戏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腮边的红晕很快淡去了,小忍小脸上十分认真,李观云只觉一阵吸力包裹,下一刻,蝴蝶忍往旁边轻啐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