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难道,你不是在叫我?”一声言语,从身后传来,堕姬美貌的脸上,面色微变,他怎么这么快!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在试探!”猗窝座松了口气,瞬息明白,李观云多半在堕姬出现之时,就猜出她可能是个上弦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堕姬的气息太弱了,让李观云十分怀疑,于是虚与委蛇了片刻,确定下来无疑,悍然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三人同样点头,七彩男子叹息一声。“堕姬的脑袋又搬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见李观云明剑一挥,一颗大好头颅凌空飞起,腔子里的血并未飞出,反而顺着洁白的颈子流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堕姬脸上不可置信的眼睛,李观云微微一笑。“若是之前,未尝不能和你多聊几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目中清明,面上冷硬,哪有半分沉于色欲之貌,他现在只有一个目的,救出香奈乎,其他的,都需要靠边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女鬼就是美得出水,他也不会多看一眼,方才确实是在纳闷,女人一出现,他就觉得这可能是个上弦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病叶的实力,已经在下弦中排名靠前,现在这个出来的女人,不太可能还是下弦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李观云疑惑,这女人不行啊,他感觉她身上的气息,并没有质变,依旧是差不多的下弦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出手直接秒杀,也映证了李观云的多心,这女人确实是个下弦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