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忍,快给他看看。”香奈惠的声音中满是关心,李观云倒是不在意,一点点皮外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蝴蝶忍很细心的把他的脚抱起来,看到插进去的三根发针,已经恢复了柔软,“我要拔了,你忍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点点头,暗自提防蝴蝶忍使诈,这小丫头说不定公报私仇,让他多吃点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点疼痛,便是在重一点,其实对他来说,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乎他意料,蝴蝶忍没有在这上面下功夫,很快就帮他处理好伤口,细心又体贴的样子,着实让人动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低头望去,看到她两只大眼睛里满满的关心,丝毫不比香奈惠来的少,正是纳闷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眼神,是不是想要多吃点苦头!”蝴蝶忍敏锐察觉,登时就被气笑了,李观云一副不相信她的样子是搞什么?她刚刚看到他的小腿受伤,明明担心的不得了,又怎么可能在这上面让他吃苦头呢?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倒好,还让李观云猜疑了,真是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又好比好心当成驴肝肺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尴尬一笑,望向香奈惠:“原来小忍还会医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香奈惠正是目光微妙的看着两人,听李观云一说,反应过来:“药毒不分家的,我们家以前是药师世家,小忍可是下一任继承人。”说起家人,香奈惠有些不自然,李观云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妹妹面前,香奈惠也不是那么放得开,想要收回去,但哪里拗得过李观云:“小忍,弄好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