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香奈惠一早就出去做任务,饭都没来得及吃,李观云照例修炼,值得一提是,他除了采纳紫气,这双眼睛也能采小半刻钟初升的太阳真火,眼中的金边渐渐凝实,不过也只有他施展的时候才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看起来没什么区别,采完紫气,纳完真火,蝴蝶忍在屋檐下招呼他。“来帮我锄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锄什么地?种菜呢?仆人会买。”李观云一听就皱起眉头,开什么玩笑,找他锄地?找错人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不给我锄,我有自己的用处。”蝴蝶忍咋咋呼呼的,李观云挥挥手,叫她去找仆人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蝴蝶忍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,非常正式的告诉他。“我可是给过你机会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不以为意,又和庭院里修炼呼吸法的香奈乎互望一眼,蝴蝶忍这修炼的劲头,果然不保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几天,就不修炼了,学起人家种菜来,也多亏了有个好姐姐宠着,李观云大摇其头,这小姨子很是难搞啊!

        所思及此,李观云心中一动,这些天一直在练眼,或者修炼灵力,香奈惠教给他的花之呼吸,久未习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根本在于存在他身上的剑道和法门,这个世界的呼吸法,只不过是一条小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虽然是小径,也可以偶尔练一练,陶冶一下情操亦是极好的,当即跃下屋顶,来到庭院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香奈乎,你花之呼吸·一之型学成没有?”李观云随口一问,香奈乎懊恼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