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过去几天,香奈惠这些天没有任务,四人就住在茂森家的大宅子里,也不怕什么鬼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得准字,实力大进,香奈惠更是花柱,寻常下弦都不是柱的对手,除非上弦来,不然四人是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上弦二字,据香奈惠所说,那都是数百年的猛鬼,不知道窝在那个犄角旮旯,十几年没消息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弦到底有多厉害?”早上时分,李观云不禁询问香奈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从没见过上弦,只在鬼杀队的记载中看过,上弦的实力,更在柱之上。”香奈惠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怕是上弦之六,我恐怕也不是对手。”香奈惠想了想,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,不要说得那么可怕嘛!”蝴蝶忍撇撇嘴,她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好像没怎么把上弦当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香奈惠笑了笑,这些天,蝴蝶忍老是和李观云斗嘴,偏偏李观云不受她影响,搞得蝴蝶忍一会儿乐,一会儿闷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思忖片刻,说道:“六个上弦,你们鬼杀队有九个柱,加起来对付应该不难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开玩笑吗?”蝴蝶忍顿时瞪了他一眼,六个上弦九个柱对付,那李观云说得可真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弦前三,和上弦后三,又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。”香奈惠含蓄一笑,前三的上弦,已是鬼的顶端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