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是个宝贝,看他杀人的样子,冷静的像个鬼,偏偏实力还这么强,如果变成鬼……”少年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美妇淡淡道:“你只看出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?”少年唯有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美妇面上似笑似忧。“他似乎接触到至高领域,你看他挥剑出剑,如同早有预料,未卜先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金扇轻轻扇动:“哦?如果是这样的话,猗窝座应该会很高兴看到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,有日本武士尖叫,他发现了,他发现他们这边的人,越来越少了,二百武士,竟然出现鲜明的减少,那么还剩下几人呢?那日本武士从血肉中的疯狂中回神,左右环顾,陡然惊觉,只剩下十余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男人,以接近力竭的身躯,复杀一百一十人,剑下没有一条活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日本武士大叫一声,往外逃窜,他怕了,他是为了钱财,他还不想牺牲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余下的众日本武士,也如同被惊醒一般,恐慌的看着李观云,纷纷要跑。

        蓦然间,一把武士刀撕裂空气,将那逃跑的人钉在地上,四肢抽搐着,像只被扒皮的青蛙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站在原地,他已经久未动弹,就这样站着杀人,更加省力气些。“杀了我,活下去,杀不了我,就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