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观云便和他对了一脚,那武士如遭雷击,半条腿弯曲跪地,痛叫不已,名剑落下,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瞬之间,屋中已然没了他人,李观云龇牙一笑,单手抱着蝴蝶忍冲出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慌,他怀里还抱着一个人!”还有十余武士中,有人站出来稳定军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迎风一刀斩!”届时一声大喝,左右武士纷纷让开,一人拔地而起,金雕扑羊,手中武士刀风声赫赫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不以为意,身躯微低,迎风而过,那武士身在半空,转眼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不死,叫声不绝于耳,剩余日本武士面色惊变,围攻过来,一把刀直刺咽喉,李观云的明剑,却比他更快,反手一剑刺向他的腋窝,从脖子另一端透出,随手一甩,尸体又将另一个日本武士扫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刀削向他的耳朵,李观云脑袋后仰,双目清明的盯着那日本武士暴露出来的空门,一剑要了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暴喝骤起,脑后生风,竟有日本武士从后方攻来,武士刀斜砍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身子一矮,差之毫厘的躲过,反手一刺,将那日本武士的心脏刺穿,又腾挪到他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把武士刀同时刺向他胸腹,李观云淡淡一笑,剑势如惊龙出海,不仅断掉二刀,更在两日本武士咽喉留红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把武士刀,从前方、右侧、左侧,取他肚腹腰勒,俱都带着凄厉的风声,李观云面色不变,扫叶一剑,快若闪电,三人捂着断臂,目中震恐,又是一剑,喉咙红线如此醒目,俱皆倒地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