剩丸叔叔见两人,痛哭流涕:“剩丸,还有你姐姐,你们回来了,叔叔当年对不起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家里已经养不起更多的人了,我们不怪你,婶婶和娟子呢?”剩丸姐姐却是懂事,问起剩丸叔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们,都被秋田地主逼死了!”剩丸叔叔一脸懊悔,捶胸顿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见此,心中一跳,‘斗地主!’

        剩丸叔叔,似乎也知道这陪着剩丸回来的人厉害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秋田地主强占土地,无所不用其极,剩丸叔叔家里几亩薄田被收去,没了倚靠,母女二人以死抗争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不算完,秋田地主反倒是赖上剩丸叔叔,隔三差五派人过来要钱,说什么价格给高了,要补差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他们后脚刚来,那伙人前脚刚走,正是秋田地主委托补差价的中间商,剩丸叔叔刚还挨了中间商一顿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面色微沉,很快就来到晚上,镇上灯火逐渐熄灭,四下十分安静,一高大一矮小,两条人影从巷中走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的衣服,还是白天的样子,只是脸上蒙了一条面巾,装备上面,属实是十分的简陋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大人影,将瘦小人影吞没,剩丸还有些迟疑,心思单纯的问道:“大人,我们这样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