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问题,曾让李观云十分费解,仿佛被开了一个莫大且恶劣的玩笑,这势不两立的魔佛,怎的出现如此变异?

        抬头一望,天穹雷云连绵如山脉,飞升之日,就在今朝,而问题的答案,他也寻觅得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天魔之道,修至尽头,成天魔主,虽是魔中之魔,万魔之主,亦是佛门一尊真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最了解佛的存在,不是门徒弟子,不是菩萨罗汉,恰恰是天魔主,正如最了解你的人,不是朋友,而是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否可以说,天魔极致,与成佛无异,只是这一尊佛,和世人眼中认为的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面上欣然,拈花一笑。“佛魔一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。”毕游龙来到山顶,随着越发接近神像,跪拜的冲动占据心湖,当即拜倒,良久方才轻唤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微微颔首,身后神像随之消散,毕游龙心中的冲动也化为虚无,却仍是没有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决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师父,方旭和我说了,我也做了决定,欲随赵少校报国。”毕游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月过去,他不懈追问,也从曲彤口中,得知师父即将飞升的消息,毕游龙很是失落,心中沉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师徒之情,年余不到,便就此断了,而这段时间虽短,却已足够塑造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