阎善安微有不悦,他也没有兵器,只是随手一掌,拍在空气中,遥遥指向数百川蜀后辈异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鬼剑蔡本端,此时虽然是重伤之躯,却聚精会神,阎副教亲自出手的时候可不多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只肉掌拍在空处,空气中乍然起了波纹,如同水面的涟漪,朝着众人逼迫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毕有心看一看这阎善安的实力,提起厚背刀,斩向那空气中的波纹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剑锋见此惊骇道:“毕公子,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声音,却是晚了一步,小毕的厚背刀甫一接触波纹,一股沛然大力通过刀身传入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毕顿时暴退数步,一个没站稳,瘫坐在地上,嘴角溢出一线血红,而厚背刀身,裂纹遍布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剑锋连忙上前,将小毕带到安全的地方,阎善安略扫一眼,也不过多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圈波纹并未散去,仍是袭向川蜀众人,人群中响起大呼小叫,人人都欲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波纹似慢实快,已然靠近,当头两人逃跑动作瞬息定住,只觉五脏六腑仿佛位移,怪叫一声倒地,气息奄奄。

        余下众人魂飞天外,忙不迭逃窜,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诸葛家弟子更是病急乱投医,朝着李观云这边跑来,沿途哭爹喊娘。“教祖,救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