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对劲,很不对劲,药仙会的情报,恐怕出了岔子。”临时指挥部,有个参谋急匆匆走进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门都没有敲,赵少校心中一跳,连忙看向参谋。“出了什么事?难道药仙会分会主不在古镇里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参谋呆了一呆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药仙川蜀分会主真不在古镇。”赵少校面色微变,他只是随后一说,没想到歪打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参谋面色凝重,“刚才隔壁省发电过来通知,说川蜀分会主卓戈已经退走,其目前身在临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少校连从椅子上坐起,川蜀分会主已经撤离,那就是说已经不在川蜀了,那么现在,古镇那边的药仙会余孽?

        赵少校道:“古镇那边的药仙会镇守者是谁,快给我去查,另外,协调周边省份,问他们药仙会最近的异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参谋领命下去,赵少校眉头不曾化开,川蜀分会主已走,说明药仙会在川蜀的高层多半也安全撤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何必安排人在古镇?岂不是多此一举?赵少校思来想去,只有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药仙会放在古镇的人,必然极其强悍,甚至有把握,将这此前去剿灭的川蜀异人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思及此,赵少校惊怒交加,难道这次也是药仙会的诡计,是对他们拔除了药仙川蜀势力作出的报复?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