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观云微微摇头,冯宝宝和曲彤,还有小白,没日没夜的苦修,完全不知道时间为何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李观云无奈之余,心中微有些涟漪,三日前就那样告诉她们,是不是太过无情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我辈修士,大道为先,纵然心中有所影迹,也不能更改寻道之心,‘由她们去吧。’李观云只得心中默默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下了七情山,万剑锋也早已等候多时了。“教祖,必要让我万剑锋,也出一分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人便离开七情山,沿途赵方旭解释。“药仙会总部,在北部一座古镇,有川蜀分会主坐镇,更有数名堂主级的高手,不可小觑,真人,且和我去父亲那里汇合,这次诸葛家派出了大量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来到临时指挥部,赵少校听得李观云出马,自然是大喜过望。“真人来了,快请快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入内,那日见过的诸葛明连忙上前,“教祖安好。”受过李观云救命之恩的诸葛家弟子,纷纷问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微微颔首,诸葛家另外一拨人见此,却是冷哼一声。“诸葛明,这就是你口中的七情教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凡哥,教祖有大法力,莫要对教祖无礼。”诸葛明摇摇头,其后诸葛家弟子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凡一伙人眉目紧皱,倒也没有再说话,蛇堂堂主冀不归的事,已在川蜀流传。

        七情教祖高深莫测,毫毛不损,便能让冀不归授首,由此可见其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他身后的万刃剑宗宗主,与川蜀后辈第一人,也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凡只是看不过去,诸葛明和诸葛家弟子,居然如此谦卑,心中大派骄傲让他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