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又过去四五日,七情山上的氛围,有了不小变化,曲彤自那日之后,老是跟在李观云身边,怕他跑了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游龙苦心修炼,还说曲彤是杞人忧天,师父怎么可能随便乱跑,但偶尔一望七情山天空,又不无忧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日,七情山上空,总有乌云不散,偶尔能听到雷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云也奇怪,只笼罩这山顶,放目望去,离开七情山的地方,阳光普照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师父的修为,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?’毕游龙有时候也会想,脑海中浮现几个关键字,天雷,雷劫,飞升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明顶上,李观云迎着朝霞,曲彤来到山顶,看到师父背后那一轮仿佛融入阳光中的金身,若虚若幻,似真似假,神秘不可言,浩瀚不能语,心中膜拜的冲动如此强烈,那是凡人看到神明不自禁产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曲彤咬紧牙关,挣脱出来,连奔到李观云身前,“师父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睁开眼眸,曲彤小脸露出笑容,如花绽放,扑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怀中温暖无比,连日来心中患得患失,让曲彤终于忍耐不住,低声道:“师父,你是不是要离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微笑,环顾左右,光明顶上唯有两人,但他依然感受到另外两道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七情山上笼罩劫云,不仅是曲彤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