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妇人之仁也好,瞻前顾后也好,请教祖救一救我诸葛家众人。”诸葛明身躯微震,咬紧牙关,屈膝一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望他一眼,随手一挥,忧雨洒落,诸葛家众人的嚎叫声便停歇了,黑蛇惫怠游出,纷纷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教祖。”诸葛明重新站立,面上患得患失,想他也是川蜀天才,虽无傲气,自有傲骨,何时跪过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剑锋见此,又望了李观云一眼,心中暗道教祖看人果然毒辣,果然是瞻前顾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哥。”诸葛家众人,不由泪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教祖,是我们不对,我们听了诸葛默的话,想跟着混进来,看能不能报诸葛华受伤之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有弟子劫后余生,心中庆幸之余,羞愧难当,而听到他的话,余下诸葛家弟子,勉强站起,无不是面露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手段神乎其技,起先驱散雾蛊,已是相助,却被反咬一口,如今没有坐视不理,反而愿意出手相助,可谓是高风亮节,相比之下,他们出身名门正派,却与小人无异,现在清明下来,登时羞得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面露笑容,声音柔和几分。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也不枉我救你们一场,快些离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教祖!”诸葛家众人听他言语,心中暗赞七情教祖肚量如海,又更觉方才行径可耻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望向方才为他们跪地恳求的诸葛明,眼中再无轻视,而是发自真心的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剑锋见此,也不由点头。“当得起一句武侯后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李观云施以援手,众人不仅不感激,反而怨恨在心,那才会让万剑锋鄙弃,现在能有如此表现,倒也不愧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