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不是磨砺,那是要命啊,药仙会的手段,那都是要人老命的,中了他们的蛊,即便活下来,也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柳都快哭出来了,他留在七情山,自动把自己当成七情山一份子,洗衣做饭他都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身为七情山一员,还是七情门最后的底牌!他觉得自己有义务,有责任,让糊涂真人不那么糊涂!

        陈柳絮絮叨叨跟李观云说药仙会多么可怕,怎么也不该让毕游龙下山,李观云听得有趣,小白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白猛的张开嘴,打断了陈柳的叽叽哇哇,狂风骤起,直接就把陈柳吹离光明顶,倒在了七情广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柳落地之后,捂着胸口,那是痛心疾首,余下的日子里,生怕看到毕游龙的尸首,那是提心吊胆,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日之后,李观云在功德竹林冥思,曲彤突然跑过来,泪眼汪汪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见那眼中的哀婉,心中微惊,“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我要死了,昨天有人偷袭我。”不说还好,一说曲彤大哭出生,小跑过来,扑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倍感疑惑,在这七情山上,谁敢偷袭曲彤,陈柳?借他几个胆子都不敢,高阳更不用说,冯宝宝不会伤害一家人,小白再饿也不会把主意打到曲彤身上,昨天他也没感觉到有人闯七情山,所以说,曲彤是安全无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有些虚弱,没有大事。”察觉到曲彤的小身子有点弱,但没有受伤的情况,李观云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