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,晨曦微露,半轮红日初升,光明顶上一片金霞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白不知去向,他施施然站起,一步数十丈,眨眼就来到山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面上,似乎有些阴郁,没有冯宝宝辅助修行,七情之忧萦绕心湖,需以另外两脉修为中和。

        七情经的修炼,因人之七情,极易扭曲本心,每一次修炼的后遗症,便是这一腔对应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放任不管,听之任之,必然影响人心,乃至对求道之心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静静安坐着,来到这个世界,已然四五年了,喜怒贯通,忧脉接近大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还有四脉不曾领悟,但如今三脉在身,也当得起一句七情小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一腔阴郁,也不像初修怒脉时那般,无法控制,急欲引出体外,又或是需要立刻以另外两脉修为抵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,能压制几分,让这七情之忧残余之毒,在心中流转,而不对他造成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恍惚间明白,随着七情经的修炼,他的心境也变得更加坚韧,直至万物不可动摇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禁心中一动,摊开掌心,凝眉片刻,掌心雨丝飘飘洒洒,实则凝聚了他这一夜修炼,产生的所有忧郁之毒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