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众师兄弟气不打一处来。“师兄,你还问怎么了?是我们要问你怎么了?你刚刚傻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霸天虎好不委屈。“我就感觉心里挺快活,然后恢复过来,已经在地上躺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大天王目光交汇,眼中轻视消去良多,这白虎真人坐下弟子,如果高阳是意外,那么这曲彤,绝非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霸天虎还念念不忘,瞄了曲彤一眼,时逢曲彤也望来,唇角微扬,猛男顿时心软。“她叫我师哥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屁吃!”

        霸天虎挠挠头,一副被欺骗的纯情少男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诸位,我这弟子,入门四月有余,比较机灵一些,本门功夫学得有限,却喜欢用一些鬼点子,这次却是胜之不武,我这个当师父的深感内疚,又在各位面前,献了一番丑,多少有些歉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毕游龙面皮抽动,曲彤毫无包袱的捧腹大笑起来。“师父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你!”六大派众人中,有好几个胸膛极速起伏,竟是当场气晕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剑锋脸上青红交加,白虎真人虽然没有动手,但已经拿着砍刀,把他们从上到下,狂砍了一遭。

        贾宝玉面沉如水。“那个男弟子到现在还没出场,想必是李观云的杀手锏,各位,不能懈怠,要正视起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