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高阳别哭了,你等我一会。”曲彤倏地跑向广场旁边的小屋,从她住的屋子里,找出针线,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还在哭的高阳,曲彤瞪了小毕一眼。“把小麻雀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就给你。”看着哭泣的高阳,小毕有点不忍心,但他依然认为自己做的没有错,并不准备道歉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“好了,你看,小麻雀好了。”曲彤笑眯眯的将小麻雀捧到高阳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阳抬头看了一眼,哭得更大声了,可把曲彤给郁闷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曲师姐,你就不用学针线活了,听我一句劝,你不是那块料。”毕游龙也毫不留情的打击曲彤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方旭看着曲彤手里,只缝了半个脖子,跟个怪物似的小麻雀尸体,心中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高,自求多福!

        真人手下的这两个弟子,都是天才型的人物,某些所思所想,并不太符合他们现在的年龄。

        曲彤愤愤不平,她明明已经发挥了十二分的水准,但看了一眼小麻雀,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针线水平稍微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阳的哭声还在耳边,曲彤蹲下去,望着高阳。“不许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阳连忙憋住,但越憋越憋不住,鼻涕都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