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上午的时间,两人均已得炁,眼中那是又惊又喜。毕游龙不忘小小的得意一下。“你得炁没我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比我快了十分钟,没什么了不起的,师姐,炁我们学会了,昨天你的那套无名招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毕游龙顿时忘了打击曲彤,眼睛闪亮闪亮的。“那一套好帅,我想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。”冯宝宝就是这么纯粹的一个人,没有任何藏私的想法,因为在她心里,她们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再次浮出这个概念,让舞剑的冯宝宝动作微顿,四个人还有小白,就是一家人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一家人,应该一视同仁,但为什么在李观云身边,她会感觉更开心一点,是李观云比较特殊吗?

        冯宝宝呆在原地,什么是特殊?怎么样一视同仁?开心又如何定义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姐,你怎么了?”两人正看着这套招式如痴如醉,见冯宝宝停下,面目迷茫,不由担心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冯宝宝摇摇头,复又舞起枯枝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弹指一月过去,两人不愧是一群上上资质中的出类拔萃之辈,不同于炼心的七情经,两人得炁之后,可谓是突飞猛进,一日千里,也许不用等到成年,川蜀之地,就将冉冉升起两颗耀目的新星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