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游龙不吱声了,得知自己门牙还会长出来,心里也好受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曲彤却眼珠一转,“师父,那是我给你绣的,想送给师父当衣服的,没想到绣了才一小半,就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毕游龙一听,当场愣住,那是措手不及,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碾压,那鬼一样的东西,能穿在身上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师父好像不知道,那玩意有多鬼,曲彤这么一说,处境可能调转,曲彤好奸诈!好毒辣,果然最毒妇人心!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李观云一听,就伸出了手,朝毕游龙一招。

        毕游龙面色煞白,曲彤的奸计得逞了,师父准备惩罚他,这世上没有公道啦!

        曲彤暗自偷笑,‘小毕啊小毕,你拿什么跟我斗?’

        “趴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毕游龙乖乖趴在左腿上,一副认命样子,要多凄惨有多凄惨,心中画圈圈诅咒,撺唆人打屁股者,屁股必遭祸。

        曲彤差点就眉开眼笑,苦苦忍耐,仍是盖不住几丝笑意,然而听到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