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宝宝随后赶来,看到李观云的刹那,眼中深处似乎有些欢喜,然举目望向这半亩断竹时,不由微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见此,稍感惊奇,只见冯宝宝呆滞片刻,竟在地上捡起一根枯枝,慢慢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中残存的凌厉,让她每一次挥枝,也带上几分锐利,赫然是一些用兵器的招式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却是没想到如此变故,饶有兴致的看了两眼,曲彤两人终于到来,发现冯宝宝的动作,两人都是聪颖之辈,只觉若有所悟,很厉害的样子,但这些招式,对目前的他们来说,难度却太大了些,无法看一眼就有所得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靠近过来,望了眼小白,眼里怕怕的,终是鼓起勇气。“师父,我们肚子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,坐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面上恬淡笑着,一丝丝欢喜点在心田,荡起涟漪不绝,也让这话语,产生了无法拒绝的魔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依言坐下,李观云望着两名弟子,目光温和,微微一笑。“你们随我修行,可知修行的目的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,让两人齐齐一呆,他们连修行的门都没有踏入,哪里会想什么修行的目的?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留下来,当李观云的徒儿,无非是初见心中一点的好感,两人家境虽有不同,但都是无依无靠,孩子也想找一个依靠,便留了下来,隐约知道,这位师父很不简单,会带他们去向一方未知的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小孩子的心,因为涉世未深的单纯,却是装不了太多东西,想不到那么长远。

        毕游龙犹豫片刻。“变得像师父一样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