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于我有救命之恩,不帮有愧于心,我也知己身有罪,愿戴罪立功,俘虏和孩子我都知道,快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振金苦笑一声,几人相视一眼,夏南海道:“磁王之名,我也听过,非为非作歹之徒,团长不妨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押俘虏的地方,还在聚义厅下面一些,黑龙寨大广场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下来后,广场上人满为患,黑龙寨山贼仍有八百余人,在战士的监督下,绑住手脚,蹲在地上,面上惶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团长,副团长,被俘虏的兄弟们…”关押俘虏的地方,离广场不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团长带人上聚义厅,就已经有人找到了俘虏,但是发生的事情,却着实让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这汇报战士一脸悲愤,赵少校心中一沉,和刘团长按照指引走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制服的黑龙寨山贼旁边,广场的边角处,战士们围了一个小圈,飘来浓重的气味,血腥混合着恶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几人来了,战士们默默分开,那围成一圈的景象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轻轻摇头,冯宝宝面无表情,夏南海扭头过去,陈步凡不住作呕,吴振金满脸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残肢断臂、心肝脏腑,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