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斌惊呆了。“副团长,你怎么能这样对真人说话?真人,我们副团长性子比较鲁莽,你不要计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来回张望,正巧看到屋子外的小白睁开一条眼缝,亲自体验过的孙斌,登时虎躯一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白,安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一阵春风刮来,赵少校面目清明些许,愤怒和羞愧减少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细细打量这位少校,目中若有所思,此人不知经历了什么,七情炽盛,难以自控,或有崩溃之日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少校冷静一些,虽然这真人看上去含金量不大,但人家好歹是远道相助,纵然带了夫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望见那直勾勾盯着他的冯宝宝,赵少校好不容易缓和的心境,又起无名之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带兵打仗,还带着老婆,当是做游戏呢?

        赵少校深吸一口气。“白虎留下,感谢你相助一场,黑龙山就不要去了,不是富贵公子游山玩水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汝只知白虎,却不知真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,真人,副团长说话直白了一点,我也觉得,还是以自身安危为重,免得出了差错,娇妻担心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