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步凡耳朵一动,顿时不悦。“我连南海大师都请来了,刘团长却又请了别人,这太说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团长稍显尴尬,“在六大派之前,就请了白虎真人,还望公子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步凡闷哼一声,倒是没有多说什么,原就是他本事不行,才有偌多波折,他也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白虎真人,团长这便让他回去了,免得南海大师来了,若是有所不满,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团长犹疑之际,方才入内的战士马上又来复命。“司令,南海大师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顿时一喜,连迎了出去,赵少校也不例外,毕竟是有求于人,不得不放低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步凡一脸愤愤,“海哥,可算来了,我是急需你来撑腰,黑龙寨那个异人,着实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步凡,出什么岔子了?”南海大师面上笑容怡人,不慌不乱,浑身气息隐而不露,不像陈步凡自带寒风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团长细观这南海大师,果然也看出几分与众不同,相传南海大师,原是全性一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五年前不知何由,脱离全性,悟出妙法,在南方一带四处游历,与不少掌门平辈论交,名气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人入内,夏南海听着几人说明黑龙寨的情况,一边听,结合猜测,心中却是微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