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行,村长下去好好休息。”刘团长发话,熊村长便在年轻人的搀扶下,走出房门,临走前,瞄了眼门外全副武装的的警卫兵,枯瘦的身子不经意一颤,俨然是个被吓到的普通老头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屋中沉默片刻,赵少校面皮抽动,“这熊家村果然有问题,那老不死的绝不是个好人,我出去毙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目露凶光,摸住腰间的手枪,就要去给老村长一颗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团长连忙拦住他,颇为无奈。“老赵,你这脾气改一改,现在也不至于在我下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官大官小无所谓,活着就已经不错了。”赵少校目中一痛,又道:“你让开,现在还不够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为剿匪而来,前期的情报工作自然清清楚楚,没有把握,连敌人的跟脚都不知道,怎么可能派兵?

        黑龙寨为恶事迹,两人一清二楚,杀人夺财,乃至屠村的事情都干过,确实是恶贯满盈,甚至最近这几年,川蜀南地婴孩失踪,里面也有黑龙寨的一份,因此大典才过数月,便安排他们剿灭这伙山贼。

        黑龙寨的人数、地利、武器,两人也是心知肚明,或差距不大的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有一点,黑龙寨附近的熊家村,比较诡异,这个村子离得太近,才三十里,至今却没有覆灭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有线人提供线索,称熊家村和黑龙寨狼狈为奸,熊家村的存在,就是黑龙寨的一个前哨阵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来到村中,发现村中仅有老弱妇孺,顿时就看出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