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事了吧?”石锅之水,咕噜咕噜的响,冯宝宝看着深思的李观云,莫名其妙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点点头,他正在思考,造成冯宝宝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有多大,或者说,有没有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洗澡,我身上都有灰了,脏了就要洗澡啊,你好奇怪,身上都没有灰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宝宝一边说着,滚水入桶,另外一个大些的水桶里的凉水也倒入,而衣裳也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没教过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对了,平时都有赵姨帮忙,李观云,你来给我搓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就已经进木桶,乌发收拢在胸前,羊脂般的后背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不能在我面前洗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宝宝呆了一呆。“那谁给我搓背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又好气又好笑,一番询问,才知道,徐翔母亲会照顾冯宝宝洗澡,而徐家父子,自然是避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偷看洗澡这种事没发生过,这就造成了,冯宝宝不觉得需要避讳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