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初定,魑魅魍魉四起,似乎也知道嚣张不了多久,竭力发挥余热,在最终审判来临前肆意疯狂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湖川滇之地,山高皇帝远,这种现象尤为严重,流寇土匪、山贼恶霸,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这些年,做了不少常人眼中所认为的好事,无非就是除些恶人,至于是否是宣扬正义,只有他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清晨,徐翔昨夜见虎,闻听虎吼,又大喜成空,吹饱夜风,早上身体有点不适。

        徐翔父母看他确实需要休息,各自出门农忙,冯宝宝也出去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时分,村中呼喝声四起,闯进一伙歹人,二十余人,个个凶神恶煞,手拿凶器。

        村里的小老百姓哪里敢反抗,数百人纷纷被驱赶到村中空地,土匪头子喝令村民,将值钱的东西交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徐翔和父母,一家三口,也在一群蹲下的村民之中。“娘,阿无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抱柴了。”妇人眉宇间有一丝忧虑,却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无现在可别出现,不然……”徐翔老爹也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群穷鬼,真他娘晦气。”山贼头领搜寻完值钱物事,对收获大失所望,吐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活该,谁叫你抢穷人。”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嘲讽,村人又惊又怕,生怕有人惹恼了这群土匪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