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观云闻声,眼皮略抬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虫晃晃虎首,发出一声,有如猫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莞尔,不做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噼啪声如碎石,九日方止,大虫一身早已长成的骨肉,竟不可思议的再度生长,一丈大虫,生为两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日,大虫起身,虎目泛着灵光,朝人一拜,没入林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月后,一股凛冽杀气突如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威勇大虫,皮毛带血,口中叼物,一副弓箭。

        放下弓箭,嗷呜一声,如若献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云睁眼,杀气顿消,见虎见弓,挥一挥手,大虫便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月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狂风起兮,犹如实质的血腥味随风刮来,冲散了林中的祥和喜悦,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隐随末路虎啸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