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音一落,心思如电转,这发源地,为何有人?

        听他语气,还十分古老,难道是某个隐世不出的前辈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有一种直觉,这林海,这突灭之火,和这人有难解难分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何处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南海浑身一震,下意识要说谎,他的出身可算不上太好。“我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说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南海满头大汗,硬着头皮。“我是全性中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全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难道不知道全性是什么?”夏南海心中一动,微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问你从哪里来,不是问你哪门哪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南海登时愣住,他误会了李观云的意思,此时,又有直升机的呼啸,他面色狂变。“前辈,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