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磨忽视远处的缘一,侧过身笑嘻嘻地问宇多,“宇多,你一个人住这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宇多看教徒稳妥地背起装有漏壶的竹筐,让教徒先把竹筐放进木屋里,然后转头对童磨说,“不是的,我目前借住在朋友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抬眼望到远处的缘一,清风吹动他的衣摆,他一个人站在屋门口,显得有些寂寞萧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缘一。”宇多不禁叫了他一声,开心地朝缘一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缘一似是没看到她,转身拉开门,走进屋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尴尬地停滞在空中,缘一怎么……不理她?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就是你朋友?”童磨将眼前的一幕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宇多收回手,她心不在焉地应道,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现在满脑子都在思考缘一的事,缘一刚刚为什么不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宇多让服侍她的女教徒,搀扶她向木屋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童磨也紧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