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此,童磨先是微楞,而后打开一把随身携带的金色折扇,用扇掩嘴低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阳光洒在童磨身上,仿佛为他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如谪仙般的童磨,宇多一时无法与登场时满嘴血的食人恶鬼上弦之二画上等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童磨?”跪在地上的宇多抬头喃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童磨好奇地抬眼看向宇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尖锐的女声打断两人的对视,声音贯穿整个莲花池,“就是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梅子没有当初治疗宇多时的温柔,她正抬手指着宇多,对周围拿着棍棒的男教徒们说,“快抓住她,不要让她惊扰到教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男教徒朝宇多走来,正要一边一个擒住宇多时,坐在池边的童磨话语沉稳的说道,“惊扰到我的不是她,是你们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,男教徒停止了自己的动作,梅子和男教徒们陡然间面朝童磨垂头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梅子垂首小心翼翼地说道,“教主,这女孩是我带进教会的,她还没有被我们开化,我担心她会惊扰到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刚没有表述清楚么。”童磨折起折扇,微笑中带有一丝危险的意味,不怒自威地说道,“你们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