漏壶还不习惯自己的身体,笨拙地转身看向他们,眨了眨它那一颗赤色大眼睛,稚气且吐字不清地偏向宇多说,“mama?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它的大眼睛转而看向缘一,“papa?”

        宇多听后,脸唰地一下红了,“漏壶,不可以乱叫哦,要叫我主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漏壶眼睛里充满不解地看向她,富士山口状的头顶处喷出一束小火苗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站起身,踉踉跄跄地走到宇多面前,展开幼儿般粗短的手臂,寻求抱抱,“mama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多对眼前这个酷似咒灵漏瑚幼儿版的家伙有些抵触,她还没完全习惯非常规地球生物的存在,此刻不是很想抱它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漏壶撅起嘴,大眼睛里泛出泪花,它缓缓放下手臂,头顶燃起的小火苗也逐渐变弱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让它伤心了。漏壶是她创造出来的式神,刚见面就这样对它貌似不太礼貌。

        宇多弯下腰,指尖碰了下它圆乎乎的小手。这触感,宇多一下就爱上了,像婴儿水嫩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漏壶抬头看向宇多,满是泪花的眼里焕起了光芒,露出喜悦的笑容,它再次展开小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宇多抱起漏壶,轻抚它柔软的后背,“漏壶要做个乖孩子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