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在首饰店取完修好的簪子后便往回走,一路上宇多小心翼翼地抱着《超·占事略决》,依旧坚持不懈地问缘一,“缘一,怎样才能赚到金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缘一之前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他意识到,宇多很想知道答案,如果不告诉她,她可能会一直旁敲侧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半晌,随后淡然地说道,“这些金子是我出行前,母亲的侍女阿系偷偷放进行李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按照鬼灭的剧情,缘一出身名门,他十岁时母亲去世,父亲发现缘一的才能后想让他替换掉哥哥未来家主的位置。然而缘一是个非常善良的人,唯一对他好的母亲去世了,他又不忍心代替哥哥成为未来家主,于是他十岁时自愿离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宇多有些心疼望向缘一干净平和的侧颜,对他微笑道,“阿系是替母亲放的吧,她们都希望缘一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母亲和阿系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她们,缘一内心涌一股暖意,母亲和阿系微笑的样子浮现在他脑海里。缘一侧头问她,“那宇多觉得幸福生活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幸福生活啊……”宇多看向缘一那双安然又略带好奇的眼眸,思考片刻说道,“只要能健康的活下去,过普普通通的日子也会觉得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能活到25岁就是幸福!

        缘一欣然地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宇多打趣道,“干嘛,嘲笑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呢。”缘一脸上恬淡的笑容没有变化,他望着道路尽头的云卷云舒,淡淡说道,“我也是这样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