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缘一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百足妖妇的尸体横晒在田地里,宇多转身回到屋内,因刚刚的战斗,屋子里一片狼藉,地面乱糟糟的。宇多看到被百足妖妇摔烂的铜镜、木梳以及那枚夕颜花发簪,她不由地弯腰捡起那枚花叶被摔碎的发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吱啦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门被拉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眼前的一幕,缘一楞在原地,视线凝固在宇多手里的发簪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宇多望见缘一悲伤又惋惜的表情,对此她了然于胸,缘一果然很在乎亡妻的遗物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用旁边的小木盒将摔碎的发簪,一块块放入木盒里,宇多边捡边说,“这个对你很重要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装捡完毕,宇多将木盒递给缘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和我谈什么?”缘一接过木盒,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刚也看到了,我的体质发生变化。百足妖妇吃了我几缕头发,妖力大幅度增加。而且那只是低等妖怪,将来一定还会更厉害的妖怪有源源不断地找到我。”宇多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