宇多的身体逐渐康复,她这三天每天喝药、吃饭、睡觉,过着床褥上三点一线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缘一每天都会把做好的饭放在门口,或者把熬好的药放进房间,自己便离开,而且在送药送饭的期间缘一与宇多是零交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养猪般的三天过去,次日清晨,宇多觉得身体轻松许多,强撑着躺了三天略显疲软的身体站起来,步履虚浮地向房间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宇多第一次看到屋子外室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室的地面上摆放着炉火,上面温着一个小锅,冒着烟,空气中弥漫着宇多熟悉的药味,屋子内空荡荡的,此时缘一不在房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宇多拉开小木屋的门,看到屋外有一片野草地,野草地有部分已经被开垦,种着藤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现世的时候是个城里人,极少看到这么田园风清新的景象,然而一眼望去,田地里还是望不见缘一的身影。宇多心情有些失落,恹恹地转身回到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宇多坐在炉火前盯着跳跃地火花,不知道做些什么,没有手机电脑和网络的生活真是枯燥乏味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到穿越到异世界的点点滴滴,回想起她刚苏醒时对缘一说:我会用余生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    宇多的脸刷地红了,更紧地抱住大腿,妈耶,这么难为情的话当时是怎么开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自己的性命毕竟是他救下的,宇多决定收拾下屋子,来“稍微”报答下缘一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