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低沉的嗓音在头顶上方,响起,带着一丝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清宁眸光微颤,任由他拉起她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傅君承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手,露在绷带外面的手指泛着青紫,肿得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想而知,被夹到的那一刻,手有多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傅君承眸光暗了暗,低低的声音敛着怒气,“这叫没什么大碍?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清宁忍住点头的冲动,心底不由发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小声地道,“医生说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君承寒声问道,“哪个庸医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一身骇人的戾气,几乎快要将这一方的空气给扭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