确切来说,那是一块漆黑的玉石。

    玉石蕴含的煞气非常浓郁,跟那黑影的煞气是一样的,但是跟那黑魂石又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白浪敢肯定,要搞虎家的,不是一个玄门中人,而是两个!

    白浪嘴角不屑一笑,一指头点出,那块黑色玉石被点爆成粉末:“虎家现在已经算是安全了,不过安保工作不能松懈,黎家一天还没覆灭,一切都得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少爷,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。”虎啸拍着心口保证说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黎家。

    黎萧蔓端坐主家之位上看着下方两列家臣:“宫门主已经给我来电,他到来百花省的时候已经给虎家送上一份大礼了,今天是第三天了,虎家情况如何?虎啸死了没?”

    黎家二长老黎福立马站出拱手说道:“家主,虎家外围安保力量加强了还几倍,目前为止,我们还没有得到虎家之人确切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个中年人骂骂咧咧地从外边径直走进黎家议事大厅。

    “妈的,居然把我的黑魂石杀局给绞了,这人,到底何方神圣?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直接飞出一柄匕首,匕首直接扎在黎萧蔓旁边的茶几上。

    匕首之上还扎着一张素描画,正是他今天匆忙逃离虎家那会,回头一瞥看到的白浪!

    黎萧蔓见得此人到来,心情立马激动难耐,急忙站前领人恭迎。

    “是宫门主!宫门主大驾光临,黎家上下有失远迎!”

    看到黎家之人如此客气,这个被人尊称为宫门主的中年人,心中怒气稍微消减了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