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修齐默不作声,裴立恒不停地咆哮着,质问着,愤怒着,其他人完全被林修齐的气势所摄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终于看到最关键的逼婚一幕了!

    林修齐仔细查看这一段记忆,竟与宁奎德的记忆不差分毫,就是这个男人,不但抢走了他的爱人,还敢在此大放厥词,不知悔过。

    “裴立恒!你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林修齐手上发力,“嘭”的一声,捏碎了裴立恒的元神。

    他没有断了对方的轮回之路,与玄天行、宁家三长老不同,裴立恒是因爱而痴。

    爱情本就是自私的,没有对错之分,就算称之为奇特感觉下的冲动之举也不为过,今生之罪,不报来世。

    “林修齐!你敢杀我恒儿!!”裴仁永的脸因愤怒而变得扭曲,咆哮道:“裴家众人听令,诛杀此獠,为少主报仇!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系列对宁家的打压,罪魁祸首是裴立恒,如今恶首已死,林修齐也不想多造杀戮,他一身红袍好似被狂风鼓动,骇人的威压降临裴家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可能这么强!”

    裴仁永终于明白了双方的差距,方才的自信只因自己是井底之蛙,不知天高海阔。

    “林道友!收手吧!”

    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,另一股惊人威压出现,欲与林修齐对抗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合道修士!

    林修齐瞬间明悟,怪不得裴立恒敢如此大胆,原来是有所倚仗,他冷冷一笑,气势陡然爆发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位身着藏青色道袍的老者刚刚出现,从容之色凝固了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林修齐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裴仁永连忙飞到老者身旁,关切道:“您怎么样?可有大碍?”

    “你是裴天碑?”林修齐冷声道。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