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到楼下,唐韵上了车,代驾惊讶的看着陆涛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涛觉得奇怪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您能先等一会儿么,我想去抽根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征得唐韵同意以后,代驾下了车,点燃一根烟,小声对陆涛说:“兄弟,这才上去多一会儿啊,就下来了,是不是那方面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涛听得云山雾罩,这都哪跟哪啊,随即明白了,代驾肯定误会了什么,刚要解释,代驾已经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名牌塞进陆涛手里:“兄弟,大家都是爷们,得互相帮助,这个商家有一种药酒,叫鹿鞭酒,对那方面帮助特别大,也不贵,就五千一瓶,比吃玮哥,金鸽什么好多了,去买一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酒行的名片,陆涛哭笑不得,鹿鞭酒也用得着买,老子就是生产鹿鞭酒的好不好!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保重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代驾很同情的拍了拍陆涛的肩膀,开车载着唐韵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涛瞧着手里的名片,虽然代驾是好意,不过总觉得有点讽刺,抬手把名片扔在了地上,转身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走远了,从角落里闪出一个黑影,快速捡起了地上的名片,正是张顺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