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上她投来的视线,傅君承眉一挑,目光深沉地盯着她白皙的小脸,“你要是留我,我就留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瞳对上凉眸,车里陷入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清宁长又卷的睫毛轻轻颤动,眼波流转,带出丝丝粲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清冷的声音打破沉默,“如果你有急事,我还硬留你,别人会不会觉得我是红颜祸水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君承长指轻捏着她的下巴,眸间的暗芒忽明忽灭,“红颜祸水也不是谁都能当的,而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下,勾起了顾清宁的好奇心,“而且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就算是红颜祸水,那也只是祸我一个人,旁人有何资格说三道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慵懒的语调轻而缓,说出的话却霸道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清宁低笑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傅君承捏着她下巴的手动了动,绕回刚才的问题,“你还没说,要不要留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从她嘴里听到一句哄他高兴的话,怎么就那么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