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上的红袖将那些文墨展开,一目十行地一一扫过。她眉尖若蹙,双眼含怒,这些文墨多是一些酸诗淫词和谑浪之语,与自己心中的想法相悖甚远,红袖不禁大失所望。正当红袖准备放弃的时候,一行娟秀的字迹跃入她的眼帘之中。她取出那块方帕,展开来仔细瞧了瞧,那块方帕上面只写了一行字:“纷纷扬扬落满成空,丝丝绵绵香散蕊残。”

    “啪嗒、啪嗒——”

    一颗颗豆大的泪珠儿滴落在那块方帕上,将字迹洇湿了一大片。红袖眼中含着泪,将那块方帕贴近心口,原来真有知心人懂得她的心意,能寻到这样一位知己,自己就算即刻死去也值得了!只可惜这块方帕上面没有落款……红袖轻轻咬了咬下唇,此人通过琴音看穿了自己的心事,被自己视作知音,可这个人好像无意与她共度春宵。方帕上隐隐传来一阵沁人的香气,更像是女子所持之物,难道自己的这位知音竟然是一名女子么?

    红袖抬起头,目光急切地在人群中搜寻着,或许,那个人此刻也在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妊姑娘,快看!那名妓子手中拿着你的那块方帕朝这边望来了!”洛瑛拍着手掌悄声道,她的视线刚好与看台上的红袖对上了,红袖含羞带笑,对着洛瑛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妊乔与小蛮对望了一眼,相顾一笑,“这下人家红袖姑娘怕是要误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洛瑛转身看向妊乔,满面不解地道:“误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那位红袖姑娘定然以为那块方帕上的字迹是你写的,说不定看上你了,要招你做入幕之宾呢!”小蛮指了指作男装打扮的洛瑛,掩口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简直是胡闹!这如何使得?”洛瑛气得跺了跺脚,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木椅上。

    “洛瑛公主,这位红袖姑娘怎么说也是你的族人,你就忍心看着她跳入火坑?”

    听妊乔这么说,洛瑛又有些犹豫了,这位红袖姑娘颇有些才情和气节,若是继续留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