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渔夫是当年那场事件的幸存者,或者说是见证者。

    那天他也是像现在这样,在整理着渔船,然后看到这样一幕,一眼望不到头的战船压在水面,哪怕过去几年,他依旧记忆犹新,时长能够回想起来。

    齐国强大的水师,在那面前如同纸糊的一样没有丝毫抵抗之力!

    而今又来了!

    他隐约看到那飘扬的战旗上富阳二字!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就是这两个字!

    就是他!

    渔夫什么都顾不得了,他拼命的划动船桨,赶紧逃离这片是非之地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在码头边缘的瞭望台上两个无所事事的士兵正在闲聊着天。

    这样的瞭望台有很多,延岸布置,主要是为了监控水域情况,但在高延庆统治时期,大多荒废,只有为数不多的启用。

    “哎,曾经我们齐国的水师多么强大,这水域也是一片繁盛,而今却成了这个样子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曾经的大齐一去不复返,至少我看不到任何的希望,这世道能活着就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士兵低叹着。

    他们曾是齐国的正规军,他们一直效忠的是皇室,如今皇位更迭不断,他们所效忠的早已不是他们愿意效忠的。

    可又有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他们只是小兵,他们改变不了什么?

    “听说七皇子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士兵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,近日陛下在严查,谁敢议论都会被杀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也是低声道:“肯定是活着,不然陛下也不会这般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士兵说着,目光无意间看到水域上,而变得立即呆滞起来。

    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