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其毕竟是老了,其子陶商、陶潜又没有继承陶潜的才能,根本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只是刘备,虎牢关下敢与其手下大将关羽、张飞一同上场斗吕布,便可见不俗。

    再加上,根据细作来报,刘备每到一地都能得当地百姓、士族、豪强支持,可见其能得人。

    将军,若是和平盛世,大家都有所依靠,那刘备再如何能得人,诸位英才也不可能舍了朝廷的官位不要,偏偏要到刘备手下当差。

    他,最多也就得些升斗小吏,贩夫走卒的人心。

    但,现在是乱世了呀。

    众位英才都无所依靠情况下,刘备能得的可不是一般人了,那可是各路豪杰,绝世谋臣,盖世猛将,是天下人心啊!“

    说到此,逢纪慷慨激昂,对自己这番表演满意到不行。

    袁绍轻轻抚摸腰间佩挂的玉佩,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,忽然浮现了那三兄弟的形象。

    然后,越加忌惮。

    同为一方军阀,他知道刘备的能耐,要不是刘备起步实在低了点,说不得如今天下有数的强大势力中,也有他的席位。

    “公孙瓒性格刚猛,又瑕疵必报,不足以成大事,但那刘备,确实是个人物,不可不防。

    给我通知曹操,我等合并一处,进取青州。“

    闻言,就连沮授也喊了声“是“。

    唯有田丰仍旧满脸不服气。

    沮授一见,便知道不好了。

    田丰的臭脾气他也不是不知道,虽然他也时常拿田丰当枪,但现在袁本初都下了命令了,再劝不是打人家脸吗?

    本着大家都是同一派系的念头,沮授伸手拉了拉田丰的衣服,想让他安静会。

    不料,田丰根本没理他,盯着袁绍,一脸刚毅之色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!刘备一织席贩履之徒,关羽不过杀人外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