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目前来看,效果还不错,刘协已经打定注意,要将这个计划当成常例普及下去。

    结束了悲痛的葬礼过程,刘协决定对军队的有功者进行额外赏赐。

    昨天不过是军士们统一的赏赐,今天才是重头戏。

    相信这一番下来,能让士兵们在悲痛之后,重新激起更加强大的昂扬中心。毕竟,刚柔并济才是硬道理,一昧打苦情牌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刘协将一个个在战场上功勋卓著的士卒喊到高台上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到了深秋,这个时候的关中已经万花凋零,草木衰败。

    今日天空阴云密布,天气并不算晴朗。

    秋风萧瑟,长安的之人更是能感觉到侵袭而来的寒意。

    但就是在这种情况,周米整个掌心都是汗。这自然不是热的,而是因为面前的这个男孩,或者说天下最尊贵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,单膝跪着就好了,不需要双膝跪下。放心,放心,我们都是一军中的同袍,不会伤害你的。我与你的儿子、侄子应该差不多大,如果你不嫌弃的话,将我当成侄子也没有问题。“

    见原本单膝抱拳的汉子浑身瘫软,就要双膝跪着,趴到在地,刘协赶忙上千扶住他,轻声细语的安慰道。

    刘协还是远远低估了他的身份对这些黔首出身的士卒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千百年来,贵族们早就将森严的等级观念刻进了他们的脑中,而皇帝,更是自儒家以来便被不断神化。

    他是天下人的君夫,是如同神祗一般的图腾,凡人见了,莫不战栗。

    而这,还是汉室失去了天下掌控权的当下,还是汉室失去人心,天下板荡的当下。刘协,仍旧是人间的最高者,仍旧是天下人心中地位最为尊崇的那一人。

    发现了这件事的刘协,很开心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是扶着周米不彻底趴下去,却没有把他扶起来。汉室以孝治天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