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本来已经濒死,是陛下的人救了我。既然这次得活,便当做开始新的生活,因此我取邓将军的姓,和单字一个新字,是为邓新。“

    “邓新,邓新。“

    刘协细细品评着这个名字,随即拍手笑道:“好名字,好名字。我看你说话逻辑清晰,行为有度,你以前读过书?“
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曾经有一先生云游过我们乡里,广收弟子。可惜小人家境贫寒,实在出不起费用,便只好躲在墙角偷偷听先生说一两句。“

    “嗯!“

    闻言,刘协更加满意了。

    邓新无论是品格、忠心都极其优秀。就连能力,以其如今表现出来的勤奋,想必以后也不会差了,是个可造之材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刘协又对着邓新笑道:“邓新,你可曾取了表字?“

    邓新摇头。

    “小人今年不过十二,自然不到取表字的年龄。况且又是鄙陋之家,何必取表字。“

    刘协一口否定了他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我看邓新你坚毅刻苦,假以时日必成大器,何必说这种丧气话呢?况且当今天下板荡,天翻地覆,正是男儿取封侯爵赏的时机,怎么能如此无志气呢?“

    邓新也不反驳,紧紧抱着邓云的骨灰坛,深深做了一揖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是,小人受教。“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不如我为你取个表字,如何?“

    邓新当然是高兴不已,他又不是愚笨之人,怎么会看不出刘协有心栽培他的意思,连忙道:“如此,多谢陛下。“

    “好。“

    刘协点头,低头思索了一番,道:“你义父邓云,已为我大汉捐躯沙场,我希望你不会辱没了他的忠义。今日,朕便给你取表字,忠之,如何?“

    “邓忠之多谢陛下赐字。“

    在两人交流间,其他百夫长们已经将地上的骨灰收拢干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