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让刘协频频点头的是,市井内的民众不是以往那些乱哄哄的模样,而是照着刘协的指令,老老实实在兑钱处排队。

    兑钱处,这也是刘协新政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东汉民间允许铸造私币,加上近年来官方滥发的铸币,特别是这两年来,董卓肆意发行的小钱,导致民间的拙略货币泛滥,商贸不便。

    有感于此,刘协令人大量收回原来的旧币,新铸了品相良好,含铜量十足的五铢钱。

    并在市井内建了个换钱处,让所有人都能拿自己手中的钱币去官方的换钱处兑换五铢钱。

    当然,刘协也没禁止非官铸五铢钱不能使用,更没禁止豪强、士族们私铸铜钱。

    虽然他确实很想这么做,但只要他脑子没坏掉,都知道这其中牵扯的利益过于巨大。以他目前对朝廷的掌控力度来看,以杨彪为首的旧派大臣不可能支持。

    恐怕就连新派,支持的人也不会很多。

    看过市井后,刘协没让贾诩再带自己去长安转转,而是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在路上,刘协等人路过一家挂着白编的宅府时,贾诩忽然拉了拉他的衣袖,凑近他的耳朵小声道:“陛下,此处就是蔡邕蔡大人原来的府邸。“

    “哦?“刘协一挑眉头,“可是那个因哭董卓而死的蔡邕?“

    “正是。陛下,昔日蔡邕为董卓所重,王允先杀董卓,又杀蔡邕。因而蔡邕同董卓一般,被许多西凉人所看重,认为他是朝廷对西凉人的政治风向标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王允杀了,李傕、郭汜二人没反。杀了蔡邕,他们反而与众人一起反了。便是认为,连倾向自己一方的人都被杀了,他们定无活路。“

    “嗯。“刘协点头,停在原地,贾诩和守卫刘协安全的禁军也一齐停下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,蔡邕蔡伯喈可有子嗣?“

    “未有。“

    “既无子嗣,现在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