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这样想着,然后那人便往刘协这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刘协腼腆的笑了笑,从脚下的俘虏中抽出刀,抢在他的护卫之前,对着那人自左耳边边斜斜劈下,将其一刀沿着头颅到肩胛骨,一刀两段。

    瞬间,白的红的炸开,就像开了个染坊。残肢搭在他的左臂上,刘协甚至能看到它被砍断的切口上,还在不停抽搐、蠕动的组织。

    那人的尸体在刘协面前倒下,他轻轻一抖,抖掉搭在身上的残臂。然后看向一脸悲愤的士卒,嘴角微微挑起,道:“你们看起来很生气?哈哈哈,放心,我很快就会送你们去见他。人生如此悲苦,你们便不要谢我啦。“

    说着,刘协便朝他们猛扑过去。

    今夜,想来能杀个过瘾。

    唯一有点遗憾的是,他们的反抗实在太软绵无力,大多数人甚至只是在逃跑中被杀死,丝毫不做丝毫反抗。这让刘协感觉自己失去了很多乐趣,甚至还异想天开的想着,要不然给他们发点兵器。

    好在,他还没彻底疯掉,意识到这件事根本就不现实。将士们肯定会因为他疯了,疯狂反对,皇甫嵩还有可能会暂时剥夺他对军队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皇甫嵩,在自身威望和众位大臣的加持下,他大概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疯狂的杀戮仍在继续

    马岱呆立在一旁,寂然无声。从很早的时候开始,他便一直僵硬着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无法阻止刘协的行动,但他也没法说服自己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杀俘,实在违背了他对将军的信仰。在他的眼里,这根本不是将军所为,也不该是将军所为。

    所以,他闭嘴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,被砍倒在地的降卒哀嚎着,然后被千万张脚从踩过,不成人形。

    他看到,降卒们在整个营寨乱逃,然后被迎面过来的士卒所杀死。

    他看到,一部分降卒,在头领组织下,聚集在角落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