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被我们击败了,识相点就快点投降,饶你们不死。“这会,在阵列前方帯头冲锋的一个头头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他的士卒果然动摇起来,计旭赶忙大喊:“他是骗你们的,骗你们的!你们不要相信他,弟兄们,你们好好想想,就算他肯放过你们,他手下的兵肯放过你们吗?“

    他的喊声传不出很远,在黑夜里又不好看到将旗和将领。所以他的鼓舞效果并不好,但他身周最重要的地方算是稳住了。

    只是接近万人的战场,到处都是乱哄哄一片。更远处的士兵纯粹是凭着一腔血勇在作战,他实在很担心他们会在下一刻就崩溃,从而让整个战场急剧恶化。

    这种未知实在太过磨人了,汗水从他额头流到鼻尖,他感觉自己甚至能听到他的心脏在砰砰乱跳,这声音大的像在耳边打鼓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么还没来呀!“

    计旭低声呢喃了一声,也提着刀重新加入战斗。

    另一边,令计旭心心念念的杨绩,还在与来袭的阿会军等人搏杀。但这份强度,对比计旭部和丁啸部却远不算激烈。

    甚至,就连杨绩部的攻击都显得有些敷衍。

    他们凭借在营寨南北门处,高大的瓮城状夯实的土墙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放着箭,唯有营寨门处的攻击还算激烈些许。

    杨绩站在营寨墙上,眼中倒映着营寨内的些许火光,以及正在激战的计旭部众和丁啸等人。他脸上毫无表情,转头向下看去。

    暴乱的俘虏的突袭只杀死了他少许士卒,他们本想派遣先遣队翻入城墙打开“瓮城“的门,但是被及时反应过来的守门士卒杀掉。

    他们的进攻变成强攻,但是他们并没有攻城道具,只能强行攻打他的营寨。不过四周俘虏营上夯实的土墙,也不过二丈多高,防守起来颇为困难。

    加上他的营寨门被阿会从营寨内找来木料做出来的撞木破幵,双方正在北门处打得有来有回。甚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