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怕皇帝换了一茬又一茬,连首都都从司州到了关中,对他们凉州边鄙武夫的歧视,从皇帝到公卿依旧没改变。

    这也是老传统了,士出关东,将出关西。

    士族自然是显学,一旦跻身士族,便意味着在官场上有了一席之地,而且是永久的。东汉的官吏运用,因为世家大族对知识的垄断,同样导致了某些家族对相应官职的垄断。

    至于将门。

    一句话概括,边鄙武夫。

    自古只听说过将门转士族的,没有听说过士族转将门的。加之东汉对武人的一贯歧视,将出关西,可不算个好词。

    起码在这个时代,意味着文化贫瘠,意味着没官做,意味着会有关东的大员空降到他们头上,管理他们。

    这忍不了,先不说这几天的待遇如何了,但说现在刘协对他们的态度,就实在很令他们害怕。

    昔日边章、韩遂、王国是这么反的?不就是因为朝廷不停派大员来管理西凉,耗尽西凉的人力物力,又不给西凉人分配中央官职吗?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是,中央光让他们干活,但是不给钱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大汉流血又流泪,最后连一口葬身的棺材都没有。这才是西凉人对朝廷恨意的根本,也是西凉历年多次反叛,就算稍有停歇中央也无法插手西凉的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刘协不仅要重复汉灵帝时期对西凉人的举措了,他甚至比汉灵帝之前的时期都更加过分。人家骗他们最少要给个官身,现在刘协用他们,连官身也不给,直接就是当成庄园奴隶,郡县黔首往死里用。

    想清楚了这些关键,也无怪乎丁啸、项勇二人,哪怕平时再对年昭言听计从,这时候他们也不会站错了队伍。可恨他们先前居然天真以为是西凉崛起的时候到了,一股脑的投靠刘协,致使今日这副境地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刘协本部和杨绩、计旭部曲,这些日子以来对他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